ACMBBS论坛-泡沫莲花灯天宇!

当前位置

ACMBBS论坛 > 小料专栏 > 正文

时时一天多少期 好不好?她们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她们一样

来源:ACMBBS论坛 时间:2019-11-08 作者:acmbbs.com 字体:

  当各位正式阅读这本书前,晴姑娘得把话说在前头,这本书依然不是言立冬的故事,如果你们有非言立冬不看的坚持,那么看到这里,你可以合上书了,可别大呼受骗上当,指控晴姑娘欺骗你们的感情哟!

  关于这一点,请原谅晴某人小小的任性,我也知道你们很期待言立冬,一再晃点,实非晴姑娘本意,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的嘛,当某些想法冒出头,那种感觉涨满了胸臆,强烈得让人无法抗拒,不把它写出来,实在无法安心去酝酿其他的故事。

  他写稿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端看哪个故事与他产生的共鸣频率最强烈,所以往往一个系列人物未完成,又挖了另一个坑让自己跳下去,演变到如今稿债累累的地步。

  而此刻,他最想写的,依然不是那些陈年老债中的任何一本,他已经开始相信,交出这本稿子后,编辑大人一定会因为他的任性,以及那几本欠到地老天荒的稿子而掐死他的。

  也不怕人唾弃,在这方面,我确实将自己的写作态度投射于言季秋身上,这也是我在写《爱情的海洋》时的心情。

  一直到现在,我始终认为,写出一本能让读者产生共鸣,一同笑泪感动的书,比迎合读者的要求,写某些备受期待的角色还重要。

  一本书,能不能深得你心才是重点,何必拘泥于男主角是不是言立冬呢?是不?

  除非你们觉得《分手日记》或《爱情的海洋》让你失望了,犹不及对《立冬情正融》的期待,那么,你们可以来信向我抗议,晴姑娘会找面干净的墙好好忏悔。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就不写言立冬了,既然都给了承诺,晴姑娘一定负责到底,只是还得请各位再等等,可以吗?

  经过《季秋情漫舞》的牛刀小试,以及《分手日记》的司马昭之心后,晴姑娘正式揭竿起义……呃?呃?呃?说得好有革命味道耶!

  事实上也是如此啦,觉得自己很有革命烈士的精神,乐观一点是推翻满清,反之,大不了就是追随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罢了,晴姑娘看得很开了啦,哈哈!(自我解

  下笔前,晴姑娘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敢写这些在言情巿场中最冷门的体裁,无疑是找死,虽然觉得很对不起饱受惊吓的雅惠编编,但我现在只想写自己想写的,大胆去做我以前没做过的尝试,就算结果只是孤芳自赏也无所谓了。(PS.雅惠,妳心脏够强韧吧?撑不住要说哦!)

  我曾说过,第一人称是我最想尝试的写法,也将它视作自己在写作技巧上的一大挑战,只是真正下笔去写,才发现以第一人称去发展故事,困难度果然不小,有许多的写作死角无法触及,我不知道藉由佟海宁的角度看去,我将故事中每个角色描写出几分,一路捏着冷汗,战战兢兢地写着。

  总之,我是不知死活的试了,成果也许不尽完美,却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有任何缺失,晴姑娘恭候指教。

  好了,我说完了,要骂到臭头还是要飞镖指教,甚至想鞭尸的,都来吧,不用客气,晴姑娘任君处置。

  一声拔尖的叫嚷清楚传来,我挖了挖耳朵,打个小呵欠,换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玩着头发,研究发质。

  没有人天生就是泼妇,她当然也不例外,在面对帅哥时,她可大家闺秀,娇滴滴的咧!

  事实上,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和那个由古井中爬出来的贞子,等级已经没差多少了。

  而那个贞子……咳、咳!更正!那个「大家闺秀」,就是这个家的小主人——程予洁。

  那,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却缺乏中国人手足情深的美德,连姓氏都不同呢?

  关于这一点,相信各位已经自动在心中模拟了千百种寄人篱下的小孤女故事情节……

  父母的结合,完全是王子与公主式的版本,也因为爱得不食人间烟火过了头,直接

  在母亲也追随父亲黄泉相见欢后,我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不需要再多做说明了吧?那时,我五岁,正式成了程家的一员——或者,说「不速之客」会贴切些。够老套吧?

  房门轻轻的被推开,但是我并不紧张,因为进来的人连步伐也是轻浅沈稳得教人安心。

  他一进来,就直接拉开我身前的掩蔽物——一张椅子,弯下腰看著书桌底下的我。

  任程予洁想破了头,都想不到我会躲在她哥哥的地盘,当然,我也有绝对的自信,程予默不会当「抓耙仔」,才敢有恃无恐地窝在这里抓蚊子玩。

  程予洁任性骄纵,争强好胜,需要无尽的注目与喝采来满足她的虚荣心;而程予默安谧沈静,风华内敛,话也不多,一派与世无争的性情。

  犀锐的观察力,是我处在这种环境的生存本能,我能洞悉程叔叔为了不负妈妈交托,努力想对我好的心态;也能洞悉婶婶饮了一辈子的醋水,难以吞忍我的存在的心情;更不难理解一向是天之骄女,受人独宠的程予洁,面对我的出现所产生的威胁感及妒恨。

  依照常理来判断,我的存在破坏了他家庭的和谐,他应该恨我才对。可是他并没有和婶婶、予洁沆瀣一气的来打压我;也从不曾像叔叔那样,清楚表态地护着我。

  我还清楚记得,踏进这个家门的第一天,婶婶和叔叔吵得好激烈,与我同龄的予洁也推着我直嚷。「出去

  「轮到予洁当值日生,放学后她跑去和隔壁班的模范生约会,要我帮她打扫教室,我不去,然后今天老师罚她当一个礼拜的值日生。」

  没有担忧,也没有幸灾乐祸,只是很平静地陈述一项事实,这就是我认识的程予默。

  「当我不存在就好。」开玩笑,他都说予洁气坏了,那我这时出去,不是存心找死吗?

  我依然窝在桌底下,看不到他在忙什么,但这书桌够大,就算多了我的加入,还是有很充足的活动空间。

  他有一双很修长的腿,这让我想起,他的身材比例也棒到没得挑;想到身材,更是很自然的联想到他俊雅出众的容貌。

  一个人帅不帅,是很难用字句形容的,那是自由心证的问题,由自己的眼睛看出去,觉得好看就是好看,虽然别人也许不认同。

  如果你知道,程予默偶尔出现在我们学校,会让多少花痴女情绪激奋到不行,你就不会用这种质疑的口气问我了。

  我喜欢他的眼睛,像一口幽邃的千年古井,深不见底,不知道埋藏在最深处的,是什么不欲人知的幽微心事,格外的耐人寻味。

  拜托,他只是不爱说话而已,好不好?她们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她们一样,一张嘴呱呱叫,生来吵死人的啊!

  要我说的话,我认同蓝色气质,但不是忧郁,而是海洋一般,悠远沈谧,深邃广阔,让人无法掌握的感觉,一不小心,容易令人沈陷

  那是一种相当不人道的精神凌迟,每来一回合,就让我短寿三年,我哪来那么多命和她磨?

  就算这些年,他的确有意无意的帮了我好几回,我还是无法自作多情的以为什么。

  他回过头来,双手抵在桌沿推动座椅,滑开书桌些许距离,方便低头看桌下的我。

  「程予默——」噢,对了、对了!他大我三岁,那我为什么不喊他哥哥呢?那又有另一段小插曲了。

  不是姑娘我不懂得敬老尊贤,我也喊过的哦!问题就出在予洁,一副要和我拚命的样子,泼辣蛮横地直嚷。「他是我的哥哥,才不是妳的,不要脸,妳走开、走开,我哥哥不要分妳——」

  被她那一推,我没站稳,整个人直直的去撞壁,额头上就这样「永留纪念」了。

  我被突然出声的程予默吓了一跳,愣愣地看了他三秒,才领悟到他指的是值日生的事。

  「值日生本来就是她,没理由她大小姐一句命令,我就该乖乖做牛做马。」又不是命贱!我说了,我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苦情小媳妇

  帮她打扫并不困难,只要她好好和我商量。我讨厌她颐指气使的娇蛮气燄、讨厌那种被吃定的感觉。

  要死了!这程予默要嘛就不说话,要嘛一开口就命中要害,一针见血得教人无言以对。

  我也知道这样的个性是我的致命伤,有时拗起来,是会不顾后果、不管两败俱伤的,就像现在。

  但我固执的认为,这关乎到一个人的尊严傲骨,就算再来一次,我仍会这么做——就算争这一口气的代价,可能会让我日子很难过。

  「但是,这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只有是与非、黑与白那么简单,还有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带。」

  「喂,大学生,不要说这么深奥的话来欺负我这个生嫩的高二小女生,好不好?」我装无知的眨了眨眼。

  我必须凭着良心说:程予默真不是个聊天的好对象,和他说话,非常容易冷场。

  不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他就连轻蹙着眉不说话的表情,都是要命的帅简直没天理!

  我不清楚她到底在婶婶面前搬弄了什么是非,只知道我被骂得狗血淋头,就在晚餐时刻。

  「可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哪一次不是我帮她?如果她真的有事也就算了,问题是,她那不把人当人看的态度……

  「妳真是小心眼,连这个都计较?我们程家养妳这么多年,帮予洁打扫一下教室会死吗?」

  程予洁,妳这二百五,看不出世界大战又要开打了吗?妳在加什么油,添什么醋?

  「妳还敢说!自己的事没做好就该检讨,还敢怪海宁,妳羞不羞愧啊!」程叔叔动火气了。

  「我是真的有事嘛!她不愿意帮忙,也该告诉我啊!害我被老师罚当一个礼拜的值日生,谁知道她存的是什么心!」

  不只这次,就连上次,上上次,再上上上次,我已经重申N遍了,是她自己当成马耳东风,以为我不敢言出必行。

  「听到了没有!你收养的好女儿!忘恩负义,都快爬到我头顶上来了!」婶婶冷冷地哼道,我不想说她刻薄,但是这声音,真的刺得我耳朵好疼。

  「没关系的,叔叔。你不也说这只是小事吗?别为了小事弄得大家都不愉快。我先上楼了,你们慢慢吃。」

  「你说我得寸进尺?程云平,你搞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你这种态度,还敢说你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睁眼说瞎话!」

  「妳又在发什么疯了?我都说一百遍了——海宁不是我的女儿,妳不要疑心病这么重,好不好?」

  楼下的战火持续蔓延,这回多了物体的碰撞声响,不用看都知道,婶婶又在拿无辜的物品泄愤了,好像不摔点东西,无法传达她的愤怒似的。

  唉!叔叔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知道,他愈是护着我,我的日子就愈不平静?

  我只是个被收养的外人,叔叔怕我觉得自己并不是这个家的一分子,对我总是比任何人都好,偏爱得很明显,也难怪婶婶心里不舒坦。别说婶婶了,连我都曾经质疑,我是不是他的私生女。

  要不是这话太不识好歹,我其实很想说:程叔叔,拜托你别对我这么好,可以吗?这让我很困扰耶!

  他是不是比谁都更早领悟到这一点,所以对我总是温温淡淡的,并不是冷漠,而是不想引起婶婶和予洁更强烈的反弹,他知道这样对我最好?

  「混蛋程予洁,我上辈子一定欠妳不少!」抱着一大叠厚重课本,我忍不住在心底咒骂。

  新学期才刚开始,大混仙程予洁就给人家嚣张的**去吃喜酒,明知道今天发新课本,然后我不但得负担已经很吃重的课本,还要帮忙领她的那一份,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差点把我压

  本来,我和予洁上下课是有司机接送的,不知情的同学还当我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满脸的欣羡,谁会知道我日子过得有多辛苦?

  今天,是予洁的舅舅嫁女儿,司机送他们去吃喜酒,好像还会在那里过一夜,为了太座大人的面子,叔叔当然是一定得随行的。

  人家姨婆婶舅喊得亲,我又不是人家的谁,当然得安安分分的留下来看家,免得一路由家里吵到婶婶娘家,在人家的喜筵中上演全武行,那我罪过可就大了。

  用着老牛拖车的极度龟速地往校门口行进,手快被压断的这一刻,我更加的肯定,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对不起予洁的事……

  我喘了口气,把自己拉离自艾自怜的情绪,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校门口的气氛有些怪异。

  这些人吃饱撑着啊?都放学了,还在校门口晃来晃去,比起以前赶投胎的离去速度,说不怪异谁信?

  我现在知道,予洁为什么这么享受旁人赞叹的虚荣感,那种同时被一群人欣羡的感觉还真不错。

  嗯,我想,现在我相当的肯定,这男人带得出门了,他的出色,让我感觉到一股与有荣焉的骄傲……

  加了这句说明,我确定他并没有丢下我的意思,赶紧加快脚步跟过去,也不晓得自己在慌什么,过马路时差点和闯红灯的机车骑士擦撞。我情急下闪身避开,却没站稳,跌坐在马路上。

  他并没有很温柔地扶我起来,只是弯身捡拾掉了一地的书本杂物,问我。「可以自己走吗?」

  「可以。」我也很有骨气,不等人英雄救美,庄敬自强地拍拍身上的尘土爬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任何连续剧里该有的怜惜举动,可是我却莫名的留意到,他帮我拿了所有的东西,而我则是无事一身轻……

  吃过饭,洗完澡,本来应该为明天的课表做准备,然后早早上床睡觉才对,但是看到楼下客厅还有光亮,我的双脚不受控制的走了去,在踩下最后一级阶梯时,才莫名其妙的反问自己:我下来干么?

  客厅点了一盏晕黄的灯光,他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腿依然优雅地交叠着,一本厚重的原文书正放在他膝上,一旁茶几上的台灯,是他阅读的光源。

  看起来就是不太想理我的样子,识相一点的话,我是不是该摸摸鼻子自己滚蛋?

  「你为什么没一起去吃喜酒?」通常只有在这种难得的机会里,平日少有联络的亲友才会齐聚一堂,他不是很久没和亲人见面了吗?

  粤ICP备09174648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037

  本网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剽窃、抄袭等不法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对他人在本网站上实施的此类侵权行为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侵权的法律责任概由剽窃、抄袭者自行承担。当您认为本网站某些信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通知我们进行处理。


相关文章:
  • [小料专栏]什么俊美如神后一时时做两期计划 祇、尊
  • [小料专栏]河北快三走势图 完结文如下:欢迎阅读
  • [小料专栏]也算是提前加深对于未来王妃职责的理解
  • [小料专栏]“但我在奥姆的父亲的手札时时新选 里看
  • [小料专栏]竟然时时独胆计划 因为个小原因离开女主
  • [小料专栏]像他身为全亚洲最帅的天王
    • 喜欢本文右侧可以点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