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BBS论坛-泡沫莲花灯天宇!

当前位置

ACMBBS论坛 > 青春文学 > 正文

一些国际著名出版机构对译者很挑剔

来源:ACMBBS论坛 时间:2019-11-07 作者:acmbbs.com 字体:

  为期五天的第十七届北京国际书展(又称图博会)将于今天闭幕。近百场活动令人眼花缭乱,但真正有利于版权贸易的活动却极其有限,许多作家讲座、对话浅尝辄止,因无法深入下去而显得形式大于内容。中外多家参展商对展会似乎不够重视,服务意识差,不能提供多种语言的书目导读,这使得许多好书与版权代理失之交臂。

  在本届图博会上,各出版机构组织的活动大大小小近百场。除了一系列新书发布与推介会、版权论坛、版权贸易、版权签约仪式等专业领域活动外,还包括多场中印作家对话、演讲、朗诵会等。然而,多场新书推介会、版权论坛、作家对话,或受限于场地,或因语言障碍,话题大多不能深入,仅限于浅层次交流。

  例如,昨天印度展场举行《尼赫鲁和印度发展中的政治经济》讲座,三位印度学者兀自在台上用印度语或英语讲演,没有任何翻译,许多中国读者纷纷离去,只留几个印度籍观众。国内多家出版社举行的新书推介会、版权论坛,也鲜见外国出版人的影子,多数议题只是圈内人自娱自乐。

  再如中国作协组织举办的“回顾与展示座谈会”与“中国文学图书与国际市场研讨会”,前来出席的作家和出版人阵容强大,声势浩荡。然而,每人发表观点的时间极其有限,没有话语交锋的可能。人多、时间短,使得话题无法深入探讨。一些单位在展场外举办的活动也是声势大效果小。比如前晚召开的“文学之夜”,参加会议的有中、俄80后作家,以及文学评论家白烨、作家曹文轩等十余人,在讨论“80后作家的文学精神”等命题时,人多嘴杂,译者的翻译也词不达意,使得这场看似盛大的活动陷入形式大于内容的泥沼中。

  首次设立的“中国作家馆”算是本届图博会的一大亮点。该馆展台的陈列品主要为已译成外文出版的一系列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如人民文学出版社“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作家出版社“共和国文库”中的部分图书。据该馆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每天都要接待数十个国家的版权代表前来洽谈版权事宜,多家出版机构对作家出版社的安妮宝贝、莫言作品感兴趣,有意引进出版。

  本届图博会,印度是主宾国,印度出版机构阿克沙尔出版公司、阿毕纳威出版公司、本塔冈出版公司等前来参加。他们向中国出版人提供的中文书单较有限,在展会第一天就发完了,仅剩下童书书单。同时,德国、法国、韩国、日本、西班牙展台的书也多为本国母语出版物,这对于不熟悉多国语言的中国出版人来说,是很大的障碍。有的展台甚至连翻译也没有,令许多中国出版人望而却步。

  外国出版机构如此,国内出版单位在这方面的意识也颇为淡薄,有的展台也没有翻译。语言的障碍使图博会版权交流的氛围淡薄了许多。

  一位参加过法兰克福书展的资深出版人介绍,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各个出版机构会提供多种语言的宣传册供版权代表阅读,宣传册上不仅有全部书目,还特别开辟栏目介绍重点图书。仅此一点,就比国内各个书展有效率。

  在本届图博会上,主办方专门开辟了2000平方米的“数字出版展区”。展台上,最吸引人的是各种阅读器,比如盛大文学的“锦书”、世纪出版集团的“辞海悦读器”、中国出版集团的“大家阅读”、汉王电纸书等,许多读者前来体验网上阅读的快乐。相对于汉王电纸书、方正阅读器的高定价,盛大文学的“锦书”以999元的低价策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今年以来,数字出版的呼声一天大过一天,概念被炒得一天比一天热。除了汉王、方正这样的专业机构推出阅读器,中国出版集团、中国作家出版集团这样的出版大鳄也推出了自己研发的阅读器。此外还有IT企业推出的各种名目的山寨版阅读器,都想瓜分数字出版一杯羹,最终形成了内容提供商与阅读器制造商相互之间打持久战,读者隔岸观火、踮脚张望期待跌价的局面。

  业内人士认为,要想冲出这一瓶颈做大做强,有两条路或许可选择:一条是主管部门通过行政之手将各家出版机构的内容整合起来,在指定的阅读器上发布;二是通过市场之手,利用强大的资本力量将资源整合起来开发利用。但就目前情势来看,远没有到这两只手出手的时候。

  在“回顾与展示——走向世界的中国文学”座谈会以及“中国文学图书与国际市场研讨会”上,与会出版家、作家不约而同地把话题聚焦到中国文学作品“如何走出去”这一点上。

  出版人潘凯雄表示,文学图书走出去最大的困境在于翻译。一些国际著名出版机构对译者很挑剔,要求译者的母语必须是出版机构所在国家语言,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的出版机构都是这样。目前,全世界能翻译中国小说的人并不多。“英美不少国际出版机构一旦看上一部中国小说,就会找著名汉学家葛浩文来翻。可是葛浩文一年能译多少书?撑死了也就译一两部。”邱华栋建议相关部门加大翻译的资金投入,使得作品能完整、准确地译介到国外。

  何建明认为,中国文学难出国门也应该在作家自身找原因。他说:“这些年,外国译介中国作家的作品多是反映上世纪40年代以前的作品,以及反映中国风土人情的作品,反映当代生活的作品比较少。这足以看出作家的创作没有直面生活,这使得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除了作家的作品过硬外,出版机构也要以国际视野去包装、推广、译介作家作品。”

  据悉,人民文学出版社与希腊埃琳尼卡·格拉玛塔出版传媒集团签下合作出版协议,请两国最优秀的作家在同一题材、同一体裁之下进行创作。同时约请两国顶级翻译家与插图画家为对方国家作家的作品进行翻译和配图,最后两部作品将被装订成一本完整的图书,分别以两国语言在各自国家出版发行。首批邀请的希腊作家是尤金,中国作家是秦文君。

  此外,中国出版集团公司还与日本东贩株式会社、日本纵横集团中国媒体株式会社签署了合作协议,正式在东京成立中国出版东贩股份有限公司。本报记者卜昌伟实习记者钟练


相关文章:
  • [青春文学]包括清水河县、和林格尔县、土默特左旗
  • [青春文学]然后传送到手机用记事本就可以看
    • 喜欢本文右侧可以点赞哦!!!